七尺

Thank you for your everything.

蜈蚣盘踞在我的胃里,时不时在胃酸中爬动,带着几粒白米顺着食道向上攀爬,它永远想着如何从我的身体中破开一个洞,一个能窥见世界的洞,而不是在它终于探出头来时却冲着马桶的口腔。
于是我放任它四处走动,任由它穿梭内脏,可它忽然沉静,仿佛陷入长久的深眠之中。它渐渐死去,它沿着我的喉咙爬出,它变作一朵鹅黄色的稚嫩花蕾,它吐出一滴露珠。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