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尺

Thank you for your everything.

其实我想写乡村爱情,村口小儿麻痹哮喘王大壮和村花李美丽分分又合合合合又分分,最终王大壮家中贫穷无钱医病死在一个没有热炕的冬天,李美丽心碎得了失心疯,成了村口的疯婆娘。
这么段爱情故事在乡里成了人饭后闲谈,城里陈小警察回乡一次听闻此事唏嘘不已,却在一段段的流言中发现了许多疑点,经查实证明王大壮其实是造人所害,而杀人动机竟是嫌犯倾心李美丽多年却无法抱得美人归,最终起了歹念。手法也极其简单,他这人平生最大的爱好就是赌博,欠债累累偿还不起,将后期欠条都悄悄签了个王字藏在王大壮家桌子下,又通风报信,最后一群人风风火火冲进王大壮的小土房里能抢的都抢,不够的拿屯好过冬的柴垛充数。
最后呢?嫌犯早就叫醉酒的人当小偷打死,提供线索的都是些爱空穴来风的小农民,这个案件究竟是真是假也无从得知了。
对,这竟然是个悬疑……

评论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