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尺

Thank you for your everything.

在吐出最后一点食物时我的胃狠狠地抽了一下,最后一点力气随着难以消化的菌类被冲进下水道,半晌都无法直起背来。我应当庆幸身旁有着能支撑身体的物件,否则我甚至无法站稳,夸张一点,也许我会一头栽进马桶里——光是想想就令我窒息。
我的喉咙中仿佛仍残存着米粒,它们燃烧着烫伤了撕裂了我的咽喉,我感到无法呼吸。
完了完了,这儿可真让我当成发牢骚的地界儿了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