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尺

Thank you for your everything.

如果我改去写同人也许会更受欢迎,同志同人。那么我所想要的是受欢迎吗?也许是的,毕竟虚荣心几乎是人人都有,或者当然不是,我试着去写一些东西,一些没有营养毫无意义的东西,我害怕自己遗忘,但更想对我的生活说一句令它忍不住上吊的脏话。
我受够这一成不变只知道跑下坡路的日子了,但我无法改变,我该如何——该如何反抗?事情还远远不到这种地步,于是我会发牢骚,我只会发牢骚。奋起拼搏对我来说是个重活儿,谁愿意去做吃力不讨好的事呢?我管谁愿意做,反正我绝不会再试图对增加一丝重量,一团棉花也不行。
闭嘴吧,你没有任何能力,所以我也没有丁点儿责任去做更多。

评论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