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尺

Thank you for your everything.

我真正安心时是坐在医院的椅子上,或是与医生或其他医护人员交谈时,我很清楚他们不会对病人有任何恶意,这令我感到十分轻松。除此之外,我在家中有大部分可以放心的时间,舒缓,我时常盯着某处看。
而再之外,就总是令我感到难过了。从前我绝不至于如此,一些坏的事在发生了,我发现自己一直在走下坡路,这令我焦躁不安。真让人难过。

评论(2)

热度(1)